欢迎访问:欧美Av社区男人的天堂-色偷偷超碰男人的天堂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强行插入淫荡校花的蜜穴

强行插入淫荡校花的蜜穴

第1章 你得跟我好

  “嫂子,我真不是故意看你洗澡……”

  楚男低着头,想到几分钟前,他隔着自家墙头,看到邻居家的嫂子,竟然光着身子在院子里冲凉……那白嫩嫩的身子在阳光下泛着光,楚男的身体又有反应了,整个人邦邦的像是一根棍子。

  潘晓静看见楚男下面快速撑起的大帐篷,脸上一红。

  今天天气闷热,想来她家住在村头,半下午的也没啥人,她就索性在院子的水井边儿冲量,谁知却被邻居家的半大小子给瞅见了,她气势汹汹的来问罪,可是看都被看了,还能怎么着啊……

  她男人吴勇跑大挂车,一走就是好几个月,她还年轻,却天天独守空房,心里早就寂寞了……

  她听二姐说过,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正是勇猛的时候。

  真急了,能把锅盖顶一个窟窿,潘晓静脸上又是一红,她是多么渴望那种力道啊!

  她心里,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  “楚男,你偷看我……洗澡,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爸。”

  “啊?嫂子,我没有……不是,我不是故意的,我也准备上厕所,一抬头就看见你家院子里了,我也没想到你会在院子里冲凉,我真没……”

  “住嘴!”潘晓静双手抱胸骄横道:“你就是看了,就是看了,我亲眼看见的,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爸,看你爸打不打你!?”

  楚男吓得一哆嗦,潘晓静心里更有底了:“楚男,我不告诉你爸也可以,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  “行,行。嫂子你说啥事儿吧。别说一件事,几件事都行。”

  潘晓静不好意思的说:“这件事我不告诉你爸也行,但是你……你得跟我……”潘晓静心跳加速,满脸通红、深呼吸口气终于又鼓足勇气说:“你得跟我……好。”

  “啊?”楚男有些听不明白了,好是啥意思啊?

  “你!”潘晓静又羞又怒,这楚男还真是个小嫩毛,这都听不懂。

  潘晓静刚要再说什么,楚男家的院门响了。

  楚男的爹楚永贵,是个收鹅毛鸭毛的,这会儿太阳西斜,应该是满载而归了。

  潘晓静赶紧跟楚男交代:“楚男,我明天再跟你细说吧。这是我们俩的秘密,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。”

  要是让楚永贵知道自己勾引他儿子,可就麻烦了。

  “好,好的,嫂子放心。”

  楚男松了一口气。

  可是看着潘晓静小腰婀娜的背影,莫名的又有些不舍。

  “晓静啊?你咋来咱家了啊?”

  “楚叔,你回来啦?我就来串串门儿,现在我得回去奶孩子了。”

  潘晓静和楚永贵打了个招呼,就晃着小蛮腰回家去了。

  楚永贵心里嘀咕:“这个小媳妇,说话不注意点,什么奶孩子,奶孩子的,唉……”

  楚永贵拎着收上来的鹅毛鸭毛回屋问儿子:“潘晓静咋来了?”

  “给咱家送点水果。”

  楚男紧张的指了指家里唯一的桌子,幸好晓静嫂子不是空手来的。

  楚永贵抓起苹果咬了一口:“她没事儿给咱送什么水果?这苹果还挺甜,这娘们平时乱花钱,真不会过日子。”

  楚永贵今天收成不错,收了五斤鹅毛,转手卖掉就能赚五十块,便从兜里摸出五块钱说:“小子,给我打一斤酒,再买点鸡蛋,今天咱家改善伙食。”

  楚男答应了一声,拿了钱出了门。然而他并没有去小卖店、而是跑到孤寡老人花老头儿那里。

  花老头儿来到柳树村三个多月了,也没人跟他来往,楚男没事儿喜欢往他这里跑。

  花老头儿也是孤单,便给他讲一些有趣的故事,也包括一些生理知识,楚男非常喜欢听他这些荤段子,农村很保守,一般父母耻于跟儿女讲一些生理和器官的知识,也就是说花老头儿算是楚男的性启蒙,没有他楚男现在都不明白男女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而且花老头儿还能教他一些别的东西、例如卜卦、拳法,奈何楚男体质差、学的也慢。

  “花老头,花老头!”楚男推开他家的破院门就开始喊。

  三伏天,花老头儿正在灶坑里烤土豆吃,他住的地方是以前村里生产队养驴的房子,更为偏僻。四下不靠、就他一家。

  “你这小子喊啥?我又不聋!”

  说着话把手里的土豆一抛,楚男伸手接住,笑嘻嘻的掰开吃了一口

  “花老头儿,我问你个事儿。”

  “小子,老规矩,先打一套拳我看看。”

  “好嘞~!”楚男答应了一声,把土豆放在旁边一落旧砖上,随后展开少林寺小洪拳的架势、一套小洪拳熟练的打完。

  花老头儿在一旁撇着嘴,等看完了这套拳叹息一声:“这他妈让你打的,老子死不瞑目啊……”

  花老头儿不止一次感叹楚男的悟性差了,楚男都习惯了。

  “对了,花老头儿,有件事你得帮我拿拿主意。”楚男捡起土豆,跟着花老头儿进了屋。

  “啥事儿啊?”花老头儿进屋,打开了十五瓦昏黄的灯泡,他这屋子有些下沉,光线也很暗。

  花老头儿坐下给自己倒杯水喝。

  “今天晌午,邻居家那个潘晓静来了,说我看了她洗澡,就得跟她好。”

  “我噗……”花老头儿一口水都喷了出去,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喷了楚男一脸。

  “臭小子!别胡说八道行不行?”

  第2章 美女同学赵鹤

  楚男哎了一声,一边擦脸,一边说:“花老头儿,我骗你干什么?是真事!”

  “那我问你,哪有这样的好事儿?哦不,我是问她怎么和你说这话?”

  楚男道:“今天晌午我睡蒙了,迷迷糊糊去墙根撒尿,谁想到潘晓静这时候正在院子里冲凉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你都看到了?她大不大?白不白?”花老头儿老眼瞪的倍儿亮、小老头儿像是打了鸡血似的,一手抓住楚男的胳膊,力量大的如同老虎钳子。

  楚男哎呦呦道:“花老头儿,轻点轻点,大大大,白白白,行了吧?那女人屁股真不小,但是我不明白她说跟我好是啥意思?花老头儿,你说话啊?”

  花老头儿咂了咂嘴,一副恨恨的说:“她怎么能跟你好呢?唉,难道这个世界就没有人欣赏我么?咳咳,臭小子你过来,你小子要时来运转了。”

  楚男疑惑问:“她说的和我好,是不是要和我亲嘴?”

  “她不是要和你嘴,是要和你睡觉。”

  “啊?不能吧?花老头儿你是不是在骗我啊?”

  “呸!也就你这种小嫩毛不明白罢了!要是换了我,今天已经把那小媳妇给骑了!”

  “可是……我这么穷,再说她是有家庭的,万一被她男人发现了……”

  “要不说你小子没出息呢!别人都得自己勾引别人家媳妇儿,你是人家小媳妇儿主动勾引你。她自己愿意的跟你有什么关系?至于她图啥么、或许就想玩个小嫩鸡……嗯?”

  花老头儿说着又瞥了瞥楚男胯下:“或许家里的田太干了,想要一场雨给她那三亩良田浇浇水,行了,我给你小子解释完了,你滚蛋吧,反正是人家女人主动往你怀里钻,要不要是你的事儿了。”

  “那行,花老头我去给我爸买酒去了……”楚男吃完最后一口土豆,满怀心事的跑了。

  进了老王家小卖店。

  “买点啥?”一个戴着眼镜、长相瘦削白嫩的女生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
  “哦,打一斤酒,剩下的钱买鸡蛋。”楚男把五块钱递过去,女生接过钱,转身去给他打酒、农村散装白酒也便宜,两块五一斤,剩下的还能买一斤鸡蛋。

  楚男知道这女孩儿叫王春梅、大学毕业也结婚了,对象是城里人,她这段时间回娘家窜门、帮照看照看小卖店,楚男又看见她放在椅子上的红楼梦,刚才进门时候这女的显然在看书。

  这还是个文艺女青年。

  女青年打好了酒,又往电子秤上放鸡蛋,这时,门帘子又挑起来,一个清脆又磁性的声音说:“春梅姐,买肉。”

  随着声音,一个穿着牛仔短裤的女生走了进来,牛仔短裤下面是一双白花花的大腿、这女生至少一米七的身高了,身材又好皮肤又白嫩,不过看到楚男她眼中透出一股厌恶的表情。

  楚男家里穷,成绩又差,人还邋遢,尤其是家里收鹅毛的,带着一股子味儿。

  这女孩是楚男同班同学赵鹤,楚男在镇中学,过了暑假就是初三了。

  “稍等哈。”王春梅先给楚男称好了鸡蛋递过去,楚男接过鸡蛋和白酒,往外走的时候还忍不住又瞟了一眼赵鹤的大白腿。

  挑开帘子刚走两步,身后传来赵鹤的声音:“楚男,你英语书抄好了吗?”

  “抄书?”

  “你少装糊涂!咱们班主任说了,英语不及格就抄书,你英语考几分你自己不清楚吗?把书抄好了就交给我,我负责交给老师。”

  “哦,我抄好了自己交给老师。”

  “哼!楚男你什么人品我还不知道吗?你根本没抄书对不对?老师让你抄书也是为了你好,为了让你提高学习成绩,你这种学习不好的,以后走上社会也是废物一个!”

  “呵呵,赵鹤,我是不是废物不用你管,我倒是要提醒你……”楚男说着又看着她白花花的两条大腿:“老师也说过,某些同学穿衣服要检点,但某人就是不自觉。”

  “你说谁不检点?你再说一遍试试!”赵鹤气得满脸通红,两条大腿也气得直跳:“是男人你再说一遍!”

  第3章 成为真正的男人

  “切!我是不是男人自己知道,凭啥你让我再说一遍我就听你的啊?”

  赵鹤气急败坏道:“你个收鹅毛鸭毛的,你给我等着!等开学的!”

  等就等着,你不就认识几个不念书的小混混么,骚货一个。

  楚男又回到花老头儿那里,把一斤酒分一半给他,随后往里面兑了一半水,这才回了家。

  楚永贵晚上喝酒的时候一劲儿大骂:“这他妈的老王家小卖店,往里面兑了多少水啊!怪不得他家女儿被退回来了,心术不正啊!”

  吃完晚饭、楚永贵早早的睡觉了,农村睡觉都早、再说他家连个电视也没有、现在一个电视虽然没多少钱,但楚永贵怕费电。

  爷俩东西两间房,一人一间,楚男回到自己西边的房间打开英语书抄了几页,天色暗黑下来后,他便到了后院子,一套小洪拳打完,浑身上下都是臭汗。

  此时万簌俱静、满天繁星、不仅是仲夏凉爽的时候,也是让人心灵更为平静的时候。

  楚男越打越感悟到了拳法中的一些特殊的地方,他仔细在这些特殊地方琢磨,越打越觉得深奥,又一套大洪拳打下来,更是一裤裆的汗。

  楚男停下休息一阵,又打了一套长拳,忽然发现真如同花老头儿所说,打拳不是目的,目的是体会。

  拳法招式都是虚的,体会到招式的用途才是真的,每一招每一式都蕴含着招式之外的东西,像广袤深邃的夜空,而无穷无尽。

  星光下,邻居家的门隐隐约约的开了。

  潘晓静打着哈欠走了出来,偏头一看,发现了楚男。

  “楚男,嫂子问你,你得说实话,你……你喜欢嫂子么?”

  楚男四处张望一下,低声说:“嫂子,你长得这么漂亮,没人不喜欢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那可不一定……”潘晓静觉得自己这样跟一个半大小子聊天特别的刺激,不过楚男可受不了了。

  “嫂子,天黑了,那啥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不行!”潘晓静刁蛮道:“你敢走,我就把咱俩的事儿告诉你爸,看你爸打不打你。”

  “唉……嫂子我不走,你别告诉我爸啊。”

  潘晓静就喜欢他这怂样,走到墙边,两人面对面,不过看对方还有点黑乎乎的,潘晓静小声说:“你……跟女人有没有过那种事?就是跟女人睡过觉。”

  “没有,没有。”楚男摇头咽了口唾沫。

  潘晓静心里美了,没想到还真是个小嫩毛。

  “楚男,我今天白天想和你说的就是……我要你和我睡觉,反正你都看我了,你要是不跟我好,我就把事情告诉你爸,你跟我好我就不告诉别人了。”

  “嫂子……你别威胁我啊?”

  “哎呦,嫂子我就威胁你了,咋地吧?你敢不敢?”

  楚男激动了,隔着墙头一下子搂过潘晓静的脖子在她脸上啵啵的亲了几口,楚男也没亲过女人,只是平时在电视上看男女亲热了,这几口亲的,把潘晓静给亲笑了,而楚男觉得自己跟过年一样的开心。

  潘晓静呼吸急促说:“来,跳过来,嫂子给你,嫂子让你成为真正的男人。”

  楚男正要翻墙过去,这时,屋里传出楚永贵的咳嗽声,两人同时吓得一哆嗦,各自往回跑。

  楚男是怕被老爹发现自己挨揍。

  潘晓静也怕,大半夜的自己一个结婚的小媳妇勾引人家的半大小子。

  不过潘晓静往回跑的时候黑灯瞎火的一头撞门板上了,哎呦的叫了一声,满头冒金星的摸着门回屋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醒来,潘晓静对着镜子一看,吓了一大跳,自己脑门起了一个大青包,恨得这个牙根直痒痒,昨夜偷鸡不成蚀把米,偷男人不成、啥都没捞着,自己还受伤了……

  楚男早上起的很早,到后院打了两套拳,又到前院抱苞米杆儿准备做早饭。

  一出门,就听见邻居潘晓静在吆喝自己家的小鸡,见到楚男潘晓静抿嘴一笑。

  楚男忙抱了捆苞米杆儿回去烧火做饭、心里也后悔,这小媳妇真不该招惹,这下子沾身上了,甩都不好甩了。

  爷俩早上饭也简单,煮挂面、然后和大酱。

  不过楚男半大小子也能吃饭,吃了三大碗面条,楚永贵吃了两大碗,随后骑着自行车去收鹅毛鸭毛了,临走的时候让他把院子好好收拾收拾。

  早上的天气就热辣辣起来,楚男刚拾掇了一会儿院子,潘晓静就趴在墙头嗑瓜子。

  “楚男,挺能干么,嫂子这有点活,你帮帮忙呗?”

  第4章

  “啊?嫂子,啥活啊?”

  潘晓静看他木纳的样子,小声骂了一句:“笨蛋!”

  之后又笑着招手:“来,你过来,我告诉你。”

  楚男放下铲草的锄头,走到墙根,跟潘晓静面对面,发现她额头贴着一块纱布。

  “嫂子,这怎么了?”

  “哎,你还问?还不是因为你?来,跳墙过来,帮嫂子揉揉。”潘晓静见他老实,自己就强硬起来了。

  “这个……嫂子,不太好吧……”

  潘晓静细眉蹙了起来,脸也冷了下来:“楚男,你咋回事?现在装人了是不?我昨天跟你说的话你不都答应了么?昨天晚上你还在这墙头搂着我的脖子亲,要不是你爸咳嗽一声,昨天晚上咱俩就好到一块去了,现在你准备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?告诉你,没门!你要是敢不跟我……信不信找我哥打你,我哥是我们村的混子,我就说你欺负我……”

  “嫂子,你看你说啥呢?我给你揉揉不就行了么?不过,我现在家里干活呢。”

  “干活?”潘晓静刚才见他拿着锄头锄草,忙说:“这个好办,嫂子帮你干,你等着,我拿一把锄头过来。”

  “哎,不用不用。”楚男越说不用,潘晓静越是积极。

  两个人干活速度就快多了,再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,半个多小时就把院子里的草除光了,锄光了草。

  “嫂子,咱先进屋歇会儿吧。”

  “哦。”潘晓静点了点头,走了几步又说:“不行,我得回去看看孩子,你先回屋去。”

  “好的,好的。”楚男先回屋躺在炕上,心想一会儿潘晓静就来了,自己这回告别处男了,女人到底是啥味儿?一会儿就能品尝了,他既激动、又有些恐惧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过了半个小时,潘晓静才过来,她已经换了一身衣裳,浅白的短裤外面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,她的头发也往后面扎起了一只马尾辫。

  这样打扮更显得清纯了,像是个十八九岁的女生,楚男看她这样,一下联想到了同学赵鹤,赵鹤长得真好看啊,就是太傲了……如果自己有钱了,一定要把赵鹤娶到手,然后把她压在身下,让她傲,让她傲,非让她求饶不可……

  潘晓静嫣然一笑:“楚男,这样直勾勾的瞅我干啥?”

  “哦哦。”楚男回过神来。

  “对了,你给我捏捏膀子,刚才给你干活,膀子累的发酸,总不干活我都娇气了。”

  潘晓静说着看了看他家的炕沿,灰突突的,自己的牛仔短裤坐在上面肯定落一层灰了,潘晓静有洁癖,不想坐下,但楚男还没她高,站着捏她肩膀还费劲。

  潘晓静便抓过来他家两张报纸垫底下坐在炕沿上了,楚男就站在炕上,两手摸到了她柔嫩的肩膀,一碰到、楚男身体就一哆嗦。

  捏到别人媳妇的香肩、楚男兴奋的跟过年一样。

  潘晓静指挥说:“用点力,使点劲儿,往里边点,对对,就是那里,用力捏,哎呦,舒服……对了楚男,嫂子给你煮了几个鸡蛋,你吃了补补。”

  楚男这才发现,她手里拎着个小手绢,打开是六个煮鸡蛋,潘晓静给他剥皮,伸手喂他吃。

  楚男犹豫一下,紧张的张口含住鸡蛋咬着吃,潘晓静转身搂着楚男脖子在他脸上啵的亲了一口:“小样,我就喜欢你这样老实巴交的,来,让嫂子好好亲亲。”

  潘晓静说完又在他脸上亲了几口。

  楚男虽然有些黑,但长相秀气,一个小处男小嫩毛,潘晓静觉得自己一个结了婚生过孩子的小媳妇玩小嫩毛,是自己占了便宜了。

  刚才她回家煮鸡蛋的时候二姐还打来电话,说昨天晚上她跟个男的开房去了,那男的弄了她四回,可舒服了……

  当初二姐不顾家里反对嫁了个有钱人,比她大十岁呢!虽然现在各玩各的了,但是不愁钱,日子滋润了。

  而自己是相亲结婚,现在真是后悔,早知道要独守空房,还不如找个有钱的。

  有了二姐的精神支持,潘晓静胆子更大了,主动亲了楚男两口,手就在他身上摸,嘴里还说:“楚男,你爸真不愧叫楚小抠啊,真抠啊,昨天说改善伙食就给你五块钱,给他买一斤酒还能买几个鸡蛋了?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他亲生的。”

  潘晓静说着把鸡蛋都塞进他手里说:“以后你爸去收鹅毛了,嫂子天天给你煮鸡蛋吃,我的好弟弟,以后嫂子对你好,没人疼你,嫂子我疼你……”

  潘晓静说着话,把楚男推倒在炕上,她骑马一样骑在楚男身上,看见楚男鼓起来的帐篷,她一屁股坐了上去,隔着牛仔短裤感受到了那种少年的硬度和强度。

  “好弟弟,我来了。”

  第5章 绿油油的石头

  潘晓静说着俯下身,一口亲住了楚男的嘴,自己也忙不得的解开牛仔短裤的扣子,接着拉开了拉链。

  楚男笨拙的亲着潘晓静的红唇,大门当啷一声响了,两人吓得一下停住了动作。

  “不能又是你爸回来了吧?”潘晓静慌忙的系扣子,整理头发。

  “楚男,在家吗?在家吗?”外面一个一米八的傻大个,拎着个麻袋正在叫唤。

  “这谁?”潘晓静情急之下问了一句,她已经跳下炕,把脱到一半的牛仔短裤又提了上去,往上拉链子。

  “是我同学李大宝。”楚男也下炕系裤带。

  潘晓静埋怨道:“就是村西头那个傻小子?你咋啥人都联系呢?唉,嫂子得回去了,那个……晚上,晚上你能出来吗?翻墙头到嫂子家,嫂子给你。”

  潘晓静也是四五个月没尝过男人了,都忘了摸摸是啥感觉了,现在跟楚男这层窗户纸已经捅破了,简直干渴的刹不住闸了。

  潘晓静刚迈步出房门,李大宝就进来了。

  “楚男,我找你去捡破烂啊,反正咱在家都没啥事,一起去捡点破烂卖点钱。”

  “唉,好吧。”楚男也没辙了,跟潘晓静的好事儿全让他搅和了,差一点跟潘晓静就成了。

  李大宝家里情况也挺惨,父母没了,跟着爷爷奶奶在他二叔家过日子,吃矮檐饭,也亏李大宝憨憨傻傻,换个机灵点的人根本受不了他二婶儿那种势利眼的气。

  楚男平时没有零花钱,父亲楚小抠根本不可能会给他,两人没事儿就出去捡破烂卖钱。

  离着柳树村三里多的荒地便是一处巨大的垃圾场,楚男拎着个耙子,又找了个编织袋跟李大宝上路了。

  到了垃圾场,李大宝傻呵呵的笑着跑过去开始刨垃圾堆。

  刨出来的铜铁铝就被他喜滋滋的捡起来放在麻袋里,楚男先在垃圾堆四周转,他没李大宝这样使不完的傻力气,主要是靠捡、实在捡不到了再用耙子挠,而不是像李大宝这样的用力刨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漫玉小说]回复数字288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不过面上的铜铁铝之类的都被捡的差不多了,楚男捡了一阵也跟着用耙子挠,快到中午的时候李大宝已经刨了半麻袋废品了,楚男也有半袋子。

  李大宝再次用力刨下去的时候,突然一个东西砸在了他的脑袋上,当!的一声脆响。把傻小子给打疼了。

  李大宝一下扔了耙子,捡起那东西,嚷嚷骂街:“谁啊?谁他妈打的?老子拍死你!”

  四周空荡荡的,唯有前面几只翻垃圾的流浪狗,听见李大宝的喝骂,吓得不断后退。

  楚男从坡下爬了上来:“大宝,你嚷嚷啥?没人打你。”忽的,楚男见到李大宝手里拿着的东西不仅一怔,接着快步走到近前。

  “大宝,你手里拿着的是啥?”

  李大宝低头看了看、见是一块绿莹莹的石头、憨声憨气的嘟囔:“我也不知道是啥东西,刚才就它打我脑袋上了,楚男是不是你打的?”

  “唉,我打你干什么?”

  李大宝顺手就要把石头扔了,楚男忙说:“大宝别扔,要不把这石头给我吧。”

  “行,给你,一个破石头有什么好的?”李大宝说完把石头塞给他,又接着刨垃圾去了。

  楚男摸着石头一阵的激动,心想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头啊,跟花老头儿聊天的时候,他也经常说一些古董和玉石的知识,这块石头绿莹莹晶莹剔透、拿在手里手感极为的柔润,这显然就是一块翡翠啊!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漫玉小说]回复数字288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还有在这椭圆形扁扁的玉石之上还有一个精致的小孔,小孔四周还有一些精美的花边像是文字,这说明这不光是翡翠,还是一件挂件,应该是玉佩之类的东西。

  有小孔和文字就更有历史意义了,这样的东西能卖个好价钱的!想到自己贫寒,如果靠这个东西一下就飞黄腾达起来,那说不定自己能娶上赵鹤。

  农村都实行彩礼,到时候自己给的彩礼多,赵鹤爹妈也得把赵鹤嫁给自己,想到这,楚男一阵的心襟荡漾,当然,到时候还要拉兄弟李大宝一把。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十五岁的悲怆 下一篇:寻短见的女生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