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:欧美Av社区男人的天堂-色偷偷超碰男人的天堂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相恋时难 别亦难

相恋时难 别亦难

秋天到了。西北的秋天,正是属于秋高气爽的天气,天空晴朗的不见一丝云彩。树叶都枯黄了,林间到处是满地的落叶。地里的麦子也熟了,微风吹过,掀起一阵阵金黄的麦浪。成群的大雁,排着整齐的队伍,向南方飞去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莫名其妙的喜欢秋天,难道是因为秋天总会让我感觉一种淡淡的忧伤?

  我已经顺利的升学,上国中3年级了。

  虽然我们常常疯狂的做爱,很多的时间都是在无尽的亲昵中度过,但是我真的开始用功读书,成绩居然没有受到影响,反而上升到班里前3名。

  这让我老爸很开心,他还以为这是我在阿芳姐家温习功课的结果,所以如果我去阿芳姐家,他从不反对。甚至有时候阿芳姐有事,我没有去,他还会问我是不是阿芳姐烦我了!

  呵呵,他哪里知道,阿芳姐是我的女朋友,爱我还来不及呢。如果他要知道我温习的方式,嘿嘿……这短短的几个月,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很大变化。在第一次做爱之后,我的性欲之火似乎被点燃,我几乎天天手淫,甚至在和阿芳姐做爱之后,回家睡觉前都要手淫几次。

  有一天,在我们做爱之后,阿芳姐突然说:“铁蛋,(我的小名,是不是很土?)你有没有发现,你的小弟弟长大很多了,而且做爱的时间也变得很持久,每次都是我高潮几次之后,你才会射?”

  啊?我也很吃惊,因为我并没有注意到,其实我当初的弟弟是很小的,(但是阿芳姐一样会有高潮,所以,这也说明弟弟的大小与高潮无关,)在我多次的刺激下,现在已经变得和成人一样大了。甚至用阿芳姐的话说,比她过去的老公还要粗大,每次我插入都让她觉得涨的满满的,都有点受不了。

  至于持久,呵呵,也许是我肾虚吧,这么频繁的射精。不过还有一点,我从那时候开始,就觉得把包皮翻出来比较舒服。而我穿的大短裤或者内裤都比较宽松,这样走路的时候会摩擦龟头,刚开始的时候会有点疼,慢慢的就适应了。我想也许是这个原因,让我的龟头变得不敏感了。

  总之,在这段时间,我们尽情的享受着性爱的乐趣,而且乐此不疲……但是,发生了一件对我们来说,无异于噩耗的事情。我的大伯,在一个小城里工作,有些关系和权势之后,(我痛恨关系和权势!)把我的父母,双双安排在小城的一个工厂,从农民变成了工人。所以我们一家准备搬到那个小城去居住!我和妹妹也要转学去那个城市的学校…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第一句话就是:“我不走!我要留下!”

 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,我告诉老爸,我喜欢到阿芳姐家温习功课,能不能把阿芳姐也安排过去。妈的,老头只是笑了笑说:“小孩子一个,你懂什么,你知道大伯把我们安排过去多不容易吗?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!”

  没想到,从来都很坚强的我,突然放声大哭,大喊着:“不!!!!”

  老爸很吃惊的说:“没想到咱家铁蛋小小年纪,居然挺重感情的嘛。你喜欢阿芳姐,以后放假可以回来看她呀。”

  “喜欢!你就知道喜欢!这不是喜欢!这是爱!你懂什么!!”我心里高声呐喊着,但是我却不能说出来。

  过了很久,我也明白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,我才垂头丧气的来到阿芳姐家。

  她见我一脸沮丧,急忙问我发生了什么事,我还没有开口,泪水就模糊了我的双眼……当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,她的反应简直让我撕心裂肺!!!

  她居然微笑着说:“小傻瓜,你们能到城里去是好事呀,应该高兴才对。”

  “不!!!我要跟你在一起!!!”我用力的摇着她的肩膀,声音已经变得嘶哑。

  “傻孩子,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,分开是早晚的事,你还年轻,还有美好的前程,不值得为我这么做!!!”

  “什么?你说什么?你说分开是早晚的事?难道你当初说永远和我在一起是骗我的……不,不可能的!”

  阿芳姐似乎很苦涩的笑了笑说:“我是骗你的!”

  “不!!!!!!!!!!!!”

  我大喊着冲了出去,我不相信,我深爱的阿芳姐会骗我!我的心似乎扭在了一起,我在无边的原野上疯狂的奔跑。

  我冲进一片玉米地,疯狂的扭打着一株株玉米,手上刮出了一道道血口子,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疼,因为心里的伤口疼的我难以忍受。

  我奋力的扭打,最后两腿一软,摔倒在地上,我就那么躺着,任由我的眼泪冲出眼眶,滚落在黄土地上……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似乎慢慢的缓过来了,突然,我明白了,我明白阿芳姐为什么那样说了。阿芳姐,亲爱的阿芳姐,我明白你的心了,我一定不会辜负你,我会永远让你幸福!

 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,回到了阿芳姐家,过了好久她才来开门。我仔细的端详她,她的眼眶有些红,眼角还挂着泪痕。

  “哼,你骗不了我,你舍不得我走,对吗?我知道。你不要骗自己了,你是爱我的!不管将来怎样,我都会回来娶你!我发誓!”

  我举起了手,准备向她发誓,但是她已经看到我满手的血了。

  “啊,你怎么了!”她抓住我的手,泪水夺眶而出。

  “没事的,我不小心弄的!”

  她急忙拉我进去,拿来湿毛巾,给我擦干血迹,又找来纱布,给我包扎伤口。

  包好了,我一把抱住她,她也主动的吻上来,她的泪水还没有干,我还能尝到她嘴里泪水丝丝的苦涩。我们吻着……吻着……然后她脱去了衣物,又帮我脱掉衣服,因为我是无手人:p然后她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。

  这情景让我想起我们的第一次,她又是跨坐在我身上,一手扶着我的阴茎,对准蜜处,坐了下去。

  啊,多么熟悉的感觉,不同的是,那种紧握感更强了,我们的私处似乎结合的更好,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肉壁上层层的褶皱。

  坐到底时,我也能感觉到我的阴茎顶住阴道的最里端,并且把它向里推进,几乎推到了阴道弹性的极限,这一下,就刺激的阿芳姐情不自禁的大声叫了出来。

  她稍停了一下,开始慢慢的上下耸动身体,紧窄的阴道好象樱桃小口,吞吐着我的肉棒。一丝一丝的淫水,顺着我的肉棒流下,打湿了我的阴毛,顺着我的大腿根流到了床单上。身体撞击部位溅起的淫水甚至溅湿了我整个腹部。

  她的频率越来越快,一阵快速的耸动之后,她迎来了一次强烈的高潮,随着她身体的一下下收缩,一股股热流从我们私处紧密相接的缝隙,喷涌而出。

  阿芳姐似乎很累了,软软的趴在了我身上,我开始扭动腰部,上下耸动胯部,阴茎一下下抽插着,每一次身体相撞都发出啪啪的响声。

  阿芳姐的呻吟声又开始了,由弱变强,然后她的身体一阵颤抖,阴道里又是一阵痉挛,她又泻身了。

  可是我还没射,所以我等她高潮刚过,立刻快速的进行抽插,没想到才几下,就把她再次推上高潮……说不清她高潮了几次,最后等我下体一阵酥麻,射出精液的时候,她都有点神志不清了。

  我轻轻的把她放在旁边躺着,她居然身体还偶尔颤动一下,搞的我都有点害怕,从没见过她虚脱成这样。

  过了好半天她才缓过劲来,没想到她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:“你简直就是个小毛驴!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干死。”

  平日居然说出这么一句来,笑的我差点背过气去。结果她恼羞成怒,狠狠的捏了一下我的手,疼的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:p。

  第二天,我们走的时候,她没有来送我,她说怕忍不住会哭。

  昨晚,我告诉她,等我,我会回来看她,等我毕业了,我会带着花轿,来迎娶她!暂时的分开没有关系,我们不是分离,所以不用送我!我们是微笑着分手的。

  也许我当时还是太小,后来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是我没有想到的,我还能依照誓言迎娶我美丽的阿芳姐吗?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我和两个少妇的小故事 下一篇:受伤也不耽误高潮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